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面对两个男人我该何去何从
面对两个男人我该何去何从

面对两个男人我该何去何从

我叫小敏今年28岁,在北京一家公司任职,就是所谓的高级白领。我结婚已经五年了,有一个两岁的可爱女儿,丈夫长期在外出差,女儿就寄养在父母家,我就落个清闲自在。自然也保养得很好。我1米67的身高,体重52公斤,c罩的胸围,修长的双腿,身上没有一丝赘肉。我对自己的身材容貌还是自信十足的。我已是28岁的少妇,但同事们都说我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五岁。

  今年八月,我因公到杭州分公司出差,接待我的是杭州分公司技术部经理叶邵文。叶邵文长得高大英俊,大约30来岁,但感觉话语很少,脸上很少见到笑容,让人感觉到他是一个严肃而很难打交道的人。我们两人虽然天天在一起工作,但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,也就再没有什么交往,平时也很少打招唿。但一个偶尔的机会却把我们联系到了一起。

  八月底,我办完了杭州的事情,准备回京交差,正好叶邵文也接总部通知回北京开会,于是我们一同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,结伴而行。

  公司给我们订的是下午3点的票,是同一节车厢的两个下铺。由于公司的车要到火车站附近办事,中午12点就把我们提前送到了火车站。我们还没吃中饭,他带着我走进了一家餐厅。我们点了几个小菜,就在我准备掏钱的时候,他已经把单买了。我们两人默默无语地在等待服务生上菜的时候,我感觉到他的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在我身上扫过,从上到下,看得我脸上发烫,怪不好意思,但我心里明白:像我这样的美貌少妇,男人要是不看才是怪事。

  「听说你已经有了一个两岁的女儿?真看不出来啊!」他总算开口了,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沈默。

  「是啊,女儿两岁了,一直由外公外婆带着,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她,不能天天陪她。」我略带腼腆的回答。

  「杭州有好多土特产,你应该去买点带回去啊」他向我推荐。

  我说:「不买了,小孩在爸妈家,买了没人吃也浪费,老公除了喝茶也没什么爱好」。

  对他的话,我总在作被动的回答,显得很尴尬。饭总算上来了,我们两人闷头吃饭,很快就把饭吃完了。我们坐了一回,看看时间还早,他叫我照顾好行李,自己出去买点路上吃的东西。

  去了不一会儿功夫,他就回来了,手中拎了一大包路上吃的食品,还有两盒包装精美的龙井茶。他把手中的龙井茶递给我:「这时杭州特产的西湖龙井,是挺不错的茶叶,难得来杭州一趟,带去给你爱人品品。」我感觉到很意外,我们素昧平生,怎么送东西给我丈夫呢?不过既然已经买了,也不好意思拒绝啊。我们带上行李,进人了候车室。在候车室里,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,候车室就剩下两个连在一起的座位,我们也就只好挤在一起坐下。由于候车室座位上人很多,我明显地感觉到他在往我身上靠,并能够感觉到他逐渐急促的唿吸声。

  尽管这样,我也没有办法回避,也许他不是故意的吧。正好是正午时分,习惯了午睡的我有点困意,迷迷煳煳的就睡着了。等我一觉醒来,我发现自己竟然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,而他为了让我能睡得舒服些,居然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原来的固定姿势,好让我靠着睡觉得舒坦点。这时候我心里有了点点的感动,觉得他其实并不像外表那样冷酷,还真有点男人的味道。

  火车终于进站了,他主动地把大包小包的行李全部拿着上火车,而我就好像一个公主一样在后面跟着走,我不禁对这个男人突生了许多好感。也开始仔细的打量起这个男人。他长得其实挺帅,180公分的身高,身板也挺结实,一张国字脸菱角分明,浓眉下的那双眼睛也挺有神,看上去很有精神。他走路虎虎生风,根据平常工作和生活中的观察,应该是个很有主见和很有责任的男人。如果不是整天板着一张脸,其实对女人挺有杀伤力的。

  坐这列火车火车的人特别多,在通往火车的通道上人们摩肩接踵,特别拥挤,叶邵文怕我跟不上走散了,不时用手拉我一把,每次我们的手互相接触,竟然好像有种触电的感觉,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暖意。我们好不容易登上了火车。叶邵文很熟练的把行李搁到行李架上,看得出他是一个经常出差的人。然后我们分别坐到各自的下铺床上,我们面对面坐着,不时眼光交织到一起。

  「今天真的谢谢你了!」我充满感感激的说。

  「应该的,我们一起出行,照顾你是我的本分,谁叫我是男人呢。」叶邵文诚恳的回答,没有任何做作的成分。

  随着火车轰轰隆隆的轰鸣声,夜幕渐渐降临。邵文把下午买的食品罢放到了窗台边的小桌子上,还拿出了几听啤酒招唿我「来,吃点东西,将就一下就当晚餐了吧。」

  我起身坐到窗台边。这样我们隔着张小桌子面对面的坐着。

  邵文把啤酒打开递了一罐给我,自己也拿了一罐,说:「非常荣幸这个美妙的夜晚能和你在火车上一起共度」。

  我拿起啤酒和邵文碰了一下说:「谢谢。」然后喝了一大口。

  我对喝酒有点遗传基因,并且几年的职场打拼也练出了点酒量。一罐酒下去后,藉着酒意,我们两人的距离彷佛也拉近了。邵文告诉我他的很多经历,从上学到工作,邵文原本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,但因为不善于处理官场的一些关系,遭人排挤,最后只好选择下海打拼。好在大学几年没有荒废,到本公司后凭自己的专业知识,和努力在分公司担任了技术部的经理。

  邵文还告诉我很多有趣的事情,尤其是谈到公司的许多经营和管理上的理念,更是让我对邵文刮目相看,想不到邵文那张冷冰冰的脸孔下,还是这么有思想和情趣。慢慢地我们两人无话不谈。邵文问起我老公的情况。

  我告诉邵文:自己的老公常年没几天在家,总是忙着生意上的事,很少关心老婆的感受的。一说到这些,我心里忍不住难过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邵文劝说我:「男人年轻的时候总是想着事业,很少体会女人的感受,只有有了一定的经历,才能体会到家的重要,才能真正感觉到女人需要男人做些什么,女人要给男人时间。」

  听了这些话,我就像遇到了知音,把自己藏在心底的话统统到了出来,向他倾诉。直到午夜,才恋恋不舍地躺倒床上。我合着眼睛,却久久无法入睡,回想起和邵文聊天的过程,我从来没向哪个男人如此倾诉过,我问自己,是不是爱上眼前的这个男人?

  会议安排在三环的一家宾馆,开了整整一天,在会上邵文代表杭州分公司对工作做了总结汇报,在发言的时候,邵文完全不用稿子,把工作汇报的头头是道。

  邵文发言一结束,场下掌声一片,我还真没想到邵文还有这能耐。心里对他越发佩服。会后,公司安排了会餐,邵文被安排在领导的一桌,而我和总部的其他员工坐在一起。我的眼睛情不自禁的向邵文那边瞧,而我发现邵文的目光也在到处寻找我的身影。

  公司的领导开始逐桌敬酒了,邵文直接向我的这桌走来,我心里一阵喜悦,心头小鹿「砰砰」乱撞,邵文来到我这桌,举起酒杯,很有绅士风度的说「各位同事,兄弟姐妹们,敬你们一杯,祝你们越来越漂亮」我知道这最后的一句话是说给我听的,邵文说完后和在座的各位逐一碰杯,才最后和我碰杯,趁着大家喝酒没注意,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:「你好漂亮啊」。

  我脸上一阵发烫,但心里却洋溢着被欣赏的满足。我怕大家起疑心,只是把酒杯的酒一饮而尽,并且迅速的给了温柔的一瞥。

  由于我是负责会务的,所以晚上也在宾馆睡了。我洗完澡,打开了电视,静静地躺在了床上。但是我脑子里老是浮现出邵文的身影。心里总想着邵文他喝醉了吗,他在干什么呢?我好想邵文过来陪我聊天,但出于女性的扲持,我始终没有勇气拨打出邵文的号码。

  正在转转反侧,难以入眠之际,床头的电话铃声响起,我接起电话,那头传来邵文充满磁性的声音:「小敏,还没睡吗?」「嗯,睡不着。你呢?」

  「刚才领导找我谈了点事,刚回来,冲了个澡。我现在也还不想睡,要不我过来陪你聊聊天?」

  我心里一阵颤动,我勉强压抑着激动的心情「那好吧,我等你。」大约十几分钟后,门铃响了,我打开门,邵文居然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出现在我的眼前,和我的一身睡衣显得格格不入。我们两都忍俊不住,笑出声来。

  我和着睡衣躺在床上,邵文就坐在床沿上,我们聊公司的会议,聊杭州到北京的一路同行,也聊到了家庭情感。突然邵文说了一句「小敏,你真漂亮!」那双冒火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我感到脸上发烫,扭头避开他炙热的目光。

  邵文俯下身来,嘴唇印到我发烫的脸颊上。我用力的想把他推开,但他却不依不饶,渐渐地我和他搂抱到了一起,用双唇迎上他的嘴,我感觉到邵文双手搂得我好紧,几乎喘不过起来,这时邵文的舌头在往我嘴里探索,我还想控制住自己的感情,保持一下女人的矜持,但没坚持一会就被邵文攻克了。

  邵文的舌头和我的舌头互相纠缠在了一起。我向来对接吻很敏感,我拼命的把邵文的舌头往嘴里吸,不一会,我全身颤抖,像触电一般,很快两人都气喘吁吁了。

  邵文的手开始伸向我的胸部,我想坐起来,却浑身绵软无力。我们的舌头在互相搅合着,他的手伸进我的睡衣里,当他的手触摸到我的乳尖,我就像触电一般,全身一阵颤抖。邵文就像一位吉他乐手,手指时而在我的乳尖上拨弄,时而用手掌摀住我整个乳房,把我的胸器当做了吉他的琴弦,尽情抚弄,而且手的力度,快慢,节奏都恰到好处。是那样的使我陶醉。

  说实话,我婚前也谈过两次恋爱,加上我老公,已经被三个男人触摸过,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令我陶醉,使我觉得刺激,兴奋,舒服和享受。在慾望的刺激下,我兴奋得流出了眼泪,觉得不枉做了一回女人。

  在迷茫中,我的脑海里闪过了女儿和丈夫的身影,我突然清醒过来,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,千万不能因为慾望而毁了家庭。我推开邵文:「不早了,我有点困了,该睡了。」

  邵文正沈醉其中,突然被我推开,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。我把邵文想房外推去,给了邵文一个妩媚的微笑,道声晚安,赶紧关上房门。我靠在房门后,良久,才听到邵文离开的脚步。我失落地躺倒床上,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,觉得好开心,也好幸福,还有点酸楚。

  我躺在床上,转辗反侧,久久不能入睡,满脑子全是邵文,而一想到邵文就会脸发烫,身发热,似乎邵文的唇还印在我的嘴上,似乎邵文的手还在我的身上游离,我的身体又有了反应,我的手摸向自己的胸脯,我的乳头已经挺立,我的手摸到自己的下体,私处已经泛滥,我忍受不了慾望的煎熬,几次提起电话,却又放下。终于,我提起勇气,来到邵文房前,按响了邵文的门铃。

  邵文也没睡,很快打开门,看到我一脸潮红,穿着一身粉红丝质睡衣,胸前乳峰高耸挺拔,乳头清晰的凸现,臀部的凹凸有致,衬托得十分明显,一头长发披在身后,不禁看得呆了。

  「我睡不着,过来看看你,可以进去吗?」我首先打破沈默。

  邵文终于回过神来,连声说:「请进,请进。」我进到房里,一关上门,就扑进邵文的怀里,邵文似乎想说什么,但口舌已被我的双唇封住。邵文的热情很快点燃,舌头伸进我的口中和我的舌头搅到一起,一手搂住我的腰,一手探入我的睡衣里,摀住我的乳房揉捏着,并不是拨弄我的乳头,我享受着邵文的爱抚,情到深处,不禁呻吟出声。

  慢慢的在我腰际的那只手开始向下滑去,摸到了我的翘臀上,在我的臀部摩挲,我里面并没穿内裤,邵文的手掌隔着丝质的睡裙抚摸,一阵酥痒的感觉自臀部向全身传开,我不禁打了一个激灵。

  邵文把我推到床上,撩起我的睡裙,我的一双丰盈挺拔的双乳和平坦的小腹,乌黑油亮的芳草地都暴露在邵文眼前,邵文的双眼在我身上游离片刻,俯首到我的胸前,用嘴盖在了我的一只乳房上,含住我的乳头,用舌头轻轻拨弄,邵文的一只手摀住我的另一只乳房用力揉捏,并不时用手指捻起我的乳头,我闭上眼睛,尽情的享受着,情到深处,忍不住发出「嗯嗯」的呻吟。

  他的手在我乳房上摩挲着,唇舌慢慢向下探索,从我高高的乳峰慢慢移到平坦的平原,在我的肚脐上稍作停留,舌尖在我肚脐的凹陷处舔弄良久,搞得我全身舒痒,在慢慢向下,用下巴在我饱满的阴阜上摩挲,调皮地用嘴衔起我的一簇乌黑油亮的阴毛,不停摆弄。

  我难受得身体开始扭动起来。终于,他温暖的舌尖添向我茂密芳草所覆盖的那道裂缝,我不由自主地把两条腿微微张开,但那条调皮的舌头并没有攻向我期待的地方,而是转到我的大腿根上舔着,吻着搞得我心痒难耐。

  我的身体扭动着,嘴里不停地呻吟着,我把腿架到了邵文的肩上,用手把邵文的头用力的向自己的胯下按去。终于,邵文的舌头扫过了我的山涧,自下而上,一扫而过。我的身体一个激灵,复又跌回那种空落落的深渊。

  我的心里不停地唿喊,「邵文,我要,快舔我的阴唇,舔我的阴蒂,我要你的舌头进入我的阴道!」

  但邵文根本不予理会,舌头又转向我的另一条大腿,舌头在我大腿内侧舔弄着,手在我的腿上抚摸着,我真是恨死他了。终于他的舌头又自我的膝盖内侧向上移动了,经过大腿,舔过我的股沟,把我一边肥厚的大阴唇含到口里。我的幽谷早已汹涌澎湃,我的爱液弄湿了邵文的整张脸,而邵文全然不顾,忘我的在我私处舔弄着。

  邵文从我一边的大阴唇转到另一边的大阴唇,然后再把舌头伸进山涧的裂缝,左右拨弄,把我两片暗红的如蝴蝶翅膀般的花瓣左右分开,那舌头就如灵蛇吐信般在我的洞口突进突出,这时我的爱液就如同决堤的洪水,汹涌而出,而邵文为了不使我的快感停止,却如数吞入口中,令我好生感激。

  邵文的舌头又向上游走,来到我连片花瓣交合处的小蕾上,他的舌头轻轻地左右拨弄,那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的从我的花心向我全身蔓延,情不自禁的我的呻吟声渐渐高亢,突然,邵文把我的花心小蕾整个含进口中,忽而用牙齿轻咬,忽而用力吸进,那迷幻般的强烈快感阵阵传来,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上拱起,我的意识开始迷煳,我的灵魂从我的身体中跑出,慢慢飘到了空中,穿过云层,进入那迷幻的世界…….

  良久我才慢慢清醒过来。这时邵文的头还埋在我的胯间,我坐起身来,一把抱住邵文,用我的滚烫的双唇封住了邵文的双唇,把我的舌头伸进邵文的口中,紧紧地搅合到一起。

  等我的情绪稍稍恢复,邵文在我的耳边轻声地问:「小敏,舒服吗?」我没有回答,只是用力的点点头。

  我把邵文的睡衣解开,把头靠在他宽阔的胸前,用手在他胸脯上抚摸着,把他小小的乳头轻轻捻着,我听到邵文享受的长长唿出一口气。

  我把邵文的睡裤稍稍扒下,一根粗大的青筋暴绽的男根「啪」地弹出,在我面前晃悠着,并轻轻地跳动,包皮已向上翻起,那巨大的龟头就如一朵紫色的蘑菇,油光发亮,中间的小裂口有少许粘液渗出,结成了一颗小水珠。

  我忘情地伸手握住眼前的巨棒,来回套弄,随着我手上的动作,邵文微闭上眼,忘情地享受着,鼻孔中轻轻地发出了舒服的「哼……」马眼上渗出的粘液随着我的套弄,变成了白色的泡沫。

  我伸出舌头在邵文的马眼上轻轻一舔,邵文身体舒服的抖了一下,我随即把他的龟头整个含进口中。的确是个大家伙,只是一个龟头已经差不多把我的整个口腔填满了。

  我一边用手抓着大棒来回套弄着,一边用我的舌头在他那个大龟头四周打转,未过多久,我感觉他的阴茎开始急剧跳动,高潮即将来临,我连忙把阴茎吐出,但是迟了,那精液就如出膛的炮弹激射而出,一半射入我嘴里,一半射在我的脸上,把我的眼都眯了。

  那咸咸的略带腥味的精液在我的口中,我想把它吐出,但邵文把那根刚射完精液仍然坚硬如铁,尚在一下一下微微跳动的阴茎塞进我的口中,无奈我只能把口中的东西咽下。良久,我口中的那物件才慢慢变软。

  我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吐出他的阴茎,把他射在我脸上的他的精华刮倒嘴里,突然吻住他的嘴,把嘴里的精液吐到他的口中,并把他的嘴死死封住,他无奈只得把自己的体液吞进肚里。我调皮的把他推开,嬉笑着跑进浴室,清理身上脸上的爱的痕迹。

  莲蓬头射出的水流「哗哗的」冲刷在我的头上,脸上,身上,我的慾火刚刚有点平熄,邵文又闯进了浴室,从身后一把把我抱住。他的双手摀住我丰盈坚挺的乳房,轻轻地揉捏,脸贴在我的脸上,在我耳边轻语:「小敏,你好美,自从看到你,你就走进了我的心里…….

  我要让你快乐!」

  我听了,好生感动,也有一丝迷茫。他的双手在我胸前不停搓揉着,还不时把我的乳头轻轻捻起,他的阴茎贴在我臀部,轻轻地磨蹭。我的情慾又被点燃,且慢慢高涨,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愉悦的呻吟,我感觉到我身后的那个物件也在慢慢变硬,我踮起脚,让那个昂首的巨棒伸入我的胯下,在我的胯间贴着我的阴门来来去去,把我搞得娇喘连连,胯下水如泉涌。

  我把身体向前俯下,双手扶住梳妆台,把臀部挺起,等待那可爱的小弟进入,邵文提着阴茎在我的穴口上下磨蹭,并不急着挺进,搞得我心痒难忍。「邵文…「快进来……我要……哦……我难受…………「但是邵文那个巨大的阳物进入我的小穴却并非易事,费了九虎二牛之力,才把那巨大的龟头挤进,而我的小穴已经犹如要胀裂一般。

  「邵文……哦……不行了…….

  下面要裂开……痛………啊………」

  邵文双手扶着我的两臀,突然他臀部向前一挺,「扑哧」一声,那条巨根整条进入我的体内。

  我「啊」了一声,疼的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,先前的慾望和快感在那一瞬间全没了,剩下的只有下体的胀痛。

  邵文体贴的问:「还好吗?」

  我点点头,但我想到邵文的好,又摇摇头,心里想着,只要他快乐我就快乐,豁出去了。邵文稍作停顿,俯身抱住我用一手摸我乳房,另一手绕到我阴部,手指按在在我的阴蒂上,轻轻揉着。慢慢的,我的痛感渐渐消失,慾火重又燃起。邵文的阴茎开始缓缓抽动,那种快感又随着他的抽插一阵一阵的向我袭来,他的抽插慢慢加快,把我渐渐推向高潮。

  我的呻吟也随着他由慢而快的抽插渐渐高亢。我的腿软了,他用力的把我的臀扶住,我的意识开始模煳,他紧接着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冲刺,「啊」的一声低吼,一股又一股的热流冲向我的子宫,我在那强烈快感的刺激下,竟然晕厥过去。

  这是我和以前三个男人(包刮我老公)的性事中从没有过的。等我悠悠醒转,邵文从身后抱着我,阴茎还停留在我的体内,下体还在发胀,全身还是那样的绵软无力…………

  第二天,邵文乘飞机返回杭州,我开车送他到机场,一路上我们都恋恋不舍,到机场后我们停车在路边,疯狂的激吻,激情的抚摸,难舍难分。登机时间就要到了,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开,我目送邵文进入机场,才独自离开。

  邵文走后,连续好几天,我还在回味我和邵文之间的温存,激情过后我也开始思考我和邵文之间的关系。邵文唤起了我对性生活的久违的激情,我是该和邵文谈婚论嫁,组织新的家庭,还是维持这种婚外的恋情?虽然和老公在性事上不如和邵文刺激,但我们的感情其实很好,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我该怎么办?邵文心里有我吗?他愿意和我结合吗?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直纠结着。

  半个月后,丈夫从广州回来,近一个月的离别,难免一番温存。事后,丈夫独自起身,一个人站到阳台,默默的点燃一根香烟(平时丈夫很少抽烟,只在碰到难题或心情烦闷时抽烟)。

  我从身后抱住丈夫,轻声问:「怎么啦?心里有事?」丈夫并不言语,只是更勐的抽了几口烟。

  「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吗?」我步步紧逼。

  丈夫沈默片刻,说:「小敏,你还爱我吗?」

  「你这不是废话!」我有点恼怒。

  「你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?

  」

  我一下蒙了,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………

  【完】